别做慈善的“好议事者”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“冰桶”成了這個夏末最热的话题。从8月18日,小米公司创始人雷军接受“冰桶挑战”并捐款刚刚刚刚刚刚始于,“冰桶”以燎原之势点燃互联网,并在两周内筹得善款八百余万,让更多人了解了“渐冻人症”—这么 引发全民关注、广泛参与、在短时间内筹集巨款的慈善项目在我国尚属首次—不同于一般“煽情式”的慈善呼吁,冰桶挑战更像是另一有五个 游戏,它非常简单,还要亲们把一桶冰水浇到我个人所有所有手中,了解“渐冻”的感受,并将拍下来的视频传到社交网络,一齐挑战另一有一我个人所有所有,接受挑战者还要在24小时之内做同样的事情,否则将捐款3000美元给ALS研究學會用于渐冻人症研究与救治。

别做慈善的“好议事者”

  然而另另一有五个 一项公益项目,在国内轰动的一齐也引发了质疑:某些人做旁观状、反思状,讨论這個活动究竟是还要涉嫌娱乐化,讨论参与“冰桶”的人有有哪几个作秀的成分,甚至,费不费水—高声质问是炒作还是做慈善,不惜伪造发起方ALS學會声明“声讨”……很容易理解的是,发起这项活动的初衷,无非有另一有五个 ,一则募捐真金白银,二则让更多人知道“渐冻症”這個病。然而,在慈善之中,加某些娱乐元素,又究竟对慈善有如保不可饶恕的罪行?慈善之于商业宣传有何根本冲突?微博上“@另一有一我个人所有所有就捐……”、生活里“每购买一份其中还要……”的广告语何必 令人陌生,在大众的参与之下,受捐人收到捐赠、企业收获宣传,这么 收获双赢、甚至多赢不好吗?

  诚然,慈善还要某些冷眼和反思,还要被监督,还要亲们设计管道、制度和项目,反思现状及存在问题,提醒误区。但慈善毕竟是一项实践活动,它更还要行动的人—机会人人都做旁观者,品头论足,做“不图事的好议事者”,这么 ,到底哪一方才是真正推动慈善业进步的力量?